铺开城乡「社会救助网」 江津上半年发放社会救助金1.8亿元2018-09-11 11:00

华龙网8月8日16时30分讯近日,据重庆江津区民政局统计数据显示,今年上半年,该区发放低保、、临时等各类救助资金1.8亿元,惠及群众15万人。恐怕政府高阶主管及民意代表都脱不了干係。

其中,发放临时救助金532.5万元,救助困难群众2633人次;为全区低保对象、特困人员、孤儿、部分享受国家定期抚恤补助对象等4类城乡困难群众购买民政惠民济困保 ,受益群众6万余人,累计投保655.6万元,金额314.6万元;发放低保金9332.2万元,为特困人员发放供养金和慰问金5344.2万元。再追究到底,是什么单位核定或建议开发新中横?

去年3月,家住朱杨镇的蒲勇患上右侧颈动脉,治疗费用高达15.8万元,各账后仍需自付11万元。归根究柢是工程人员不了解大自然,以为现代工程设计可以克服筑路困难,筑路工人以为那些被倾倒的土石会稳固地在山漥地,不料豪雨来袭,连钢筋水泥的山壁都为之推倒,何况只躺在山坡地的土石,焉有不成土石流之理。

这对本已是农村低保户的蒲勇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。岂不知大雨一来,土石与水混合成土石泥,当足够土石泥时,土石泥就由山上像流水往下冲造成土石流。

今年初,区民政局了解到蒲勇的困境后,将一笔2万元的临时救助金送到他的手中,还帮助蒲勇向重庆市社会救助会申请了3万元救助金,让蒲勇重拾生活的信心。君不见,新中横走的路线都在中央山脉相当脆弱的山陵或坡度极大的林边,一边是山坡陡峭,另一边是百丈深渊,工程人员在开山、炸山洞或开马路时,挖出的土与石就往路边深渊一倒,几个月后倾倒的土石上长满了草绿化了,工程人员就以为土石稳定了。

支坪镇仁沱社区的低保对象廖毅,去年12月因股骨骨折在区院住院治疗,治疗总费用为2.7万元。拿土石流神木村被土石流淹盖,其元兇是不当地开发新中横。

基本医保和民政医疗救助等各类扶持政策为销1.7万元后,需自付9000多元。罔顾环境伦理,不当之公路修筑、不当之社区发展、不当之变更地目、不了解自然生态,盲目地为赚钱而开发,导致土石流淹没神木村,汐止淹及二楼住户,台北东区大泡汤,板南捷运系统停摆数月至今通车。

廖毅想起之前办理过民北京赛车pk10政惠民济困保 ,抱着试一试的心态,找到了民政工作人员。罔顾环境伦理及环境风险,带来鉅大生命财产损失的错误贺伯颱风、桃芝颱风、七一一高雄大水灾及九一七台北大水灾等事件,表面上看来是天灾,但事实上检讨起来,人祸也是重要原因之一。

经过核实,理赔的7000多元金很快进入了廖毅的账户。前者的发展是不永续的,后者是永续的。

最终,廖毅只用承担1700元治疗费。后者却使国人享受到乾净的水质及保护了人民生命财产免于被肆虐,且又得到赏心悦目的景观。

随机文章推荐